中年GAY的焦虑,从31岁开始,工作中遇到的26岁帅哥上司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生活 发布时间:2020-01-14编辑:来源:www.shuaigewo.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我叫郭鹏琦,过去女同事常说,「女人过了30岁就会迅速贬值,真羡慕你们男人。」那时,我只会笑笑。

30岁对于一名男同性恋者而言,意味着什么?我并不清楚。

直到有一天,我与相处了7年的男友分手,重新恢复单身。

问题出在31岁生日时

讲一个好笑的事情,我有一个朋友,一直很害怕30岁。他一直跟我们说,「活到40就可以死了。」他在过30岁生日的前几天,疯狂的去认识新的男人,甚至花大价钱请了一个脱衣舞男,似乎想要用这种诡异的仪式感,去祭奠即将逝去的「年轻」。

他生日那天,我们几个好基友给他买了一个蛋糕,上面写着「30」。那天,他喝了很多酒,苦笑。

我的30岁生日和他不一样,我办了一个PARTY,邀请了很多好朋友,发了满是笑脸的朋友圈。我一直觉得,30岁有什么,只不过是比29岁大了一岁而已,我依然年轻。

那天我的朋友突然问我要不要再办一个聚会。我突然发现,我没有准备好,也没有意识到,30岁这个数字会停不下来的继续变大。我不愿接受接下来的32岁、33岁。

相比数字的变大,更让我恐惧的是,我不再有那种对于爱情的冲劲和期待。

我和前任相处了7年。坦诚的讲,我们已经没有激情可言。他说一个字,我便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他伸手,我就知道他想要什么。

当然,我们也几乎不再有性生活。不得不说,男人对于性的激情几乎是转瞬即逝的。起初的那种新鲜感和冲动,在很短的时间内便消失不见。不是不爱他,只是缺乏性冲动。

有一天,我在家自我发泄。他从我身后走过。没碰我一下,也没跟我说一句话。就那么路过,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同样有趣的是,我竟丝毫没有感到尴尬和怪异。

当然,我会遇到让我心头一动的年轻人,但我不会轻举妄动。因为我与伴侣7年来,生活习惯、社交圈子,以至于工作圈子,都已经太多的交织在一起。可以说很难分开,也可以说是因为分开太麻烦。

如果说20多岁时,还有爱的能力和爱的时间,可以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那30岁以后,你会发现,所谓喜欢,是可以规规矩矩收拾好的。所谓爱情,也是可以权衡利弊的。

毕竟,培养一段新感情的成本太高了。我如果分手,还有能力和耐心重来一遍吗?比我小的,又会认真踏实的和我在一起吗?我敢赌吗?我能承担这个后果吗?

也因为这种瞻前顾后,我只敢享受那种「课间十分钟」的甜蜜,一旦发现有人开始认真起来,我便会冷却、降温、及时止损。

这让我看上去像个渣男,可最多真的只能这样了,你也可以说这是30岁的「智慧」。

30岁的分手都是悄无声息的

分手的英文是「BREAK UP」,听起来像是一个裂开、碎掉的过程。我也一直都认为,分手应该是「嘎嘣」一下的,是两个拉在一起的手,突然甩开的。

我可能永远也想不到,我们的分手会以一种如此平静的方式完成。平静到没有一点波澜,没有一点伤感。平静到像是喝完了一瓶矿泉水放在一边,或是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

2017年那个秋天,我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让我去上海的分公司跟一个项目,为期三个月。三个月是个很令人尴尬的时间,住酒店时间太久,租房子时间又太短。我只好借住在一个朋友家。

这是我和男友7年来一起次异地。起初,他会例行嘘寒问暖,比如住下了吗?还习惯吗?等等。很快我变忙了起来,忙于对接上海的新同事,忙于和上海的朋友约饭。我和男友依旧保持着有一搭没一搭的问候。我们不会视频,更不会语音,那些是热恋情侣做的事情。我们之间最多也就是「忙吗」、「别累着」,这些已经说过上万次,以至于不回复也没有关系的话。

大概是在第二个月时候,我开始习惯于上海的生活和工作的节奏。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和男友已经四天没有发过一条信息了。令我感到惊讶的,不是「伴侣不应该这个样子」,而是我竟然没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有一丝释怀。

之后几天里,我也没有给他发任何信息。也不是赌气,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就是,「可以,但没必要。」我也终于发现,如果不是住在一起的朝夕相处的生活琐碎,我们真的竟然可以无话可说。

在我回北京的前两个星期的晚上,我突然收到了来自他的消息,「忙完了吗,咱们聊一聊。」

和「最怕好久不联系的朋友突然问候」同理,在我看到「聊一聊」这三个字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我们现在能聊的,只有分开。没有争吵,没有情绪化,完全是平和、友好的氛围。

回到北京后,我用了一天的时间找房子。再用一个下午的时间,让搬家公司把我的所有东西搬走。那一年,我32岁,重回单身。

​记得搬出来的第一个晚上,我在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更清晰了,以至于清晰的有些刺眼。

记得那段时间,一个朋友在聚会上对我说,我笑起来时眼睛旁边有鱼尾纹。可能是察觉到了我表情有些不对,他马上补了一句,「眼睛大的人才会有啦,还是美的。」

豪不夸张的讲,我第二天就预约了玻尿酸注射。什么风险了、副作用了,不再考虑的。那段时间里,我每次笑起来时,都会想到我眼角的鱼尾纹,以至于开始练习如何在笑的时候,尽量不眯眼睛。

如果说20岁时买化妆品只买性价比高的,那么30岁时买化妆品只要最好用的,不看价格的。

除了鱼尾纹、法令纹、抬头纹,你还会发现,当你30岁时,物价涨了,工资涨了,唯一退步的,就是新陈代谢。以前一周去健身房两次能练出腹肌,现在一周练5次,才能有腹肌。

我发现,和我一样的人,大有人在。工作再忙,健身不能落下。朋友聚会,迟到不要紧,健身不能耽误。外地出差,最关注的不是当地天气如何,而是酒店有健身房吗?

如果有同事问我为什么这么拼,我会笑着跟他说,「自律使我快乐。」但事实是,我只有在健身房做100公斤负重深蹲的时候,才觉得生活不至于太糟。

26岁的部门总监入职

记得哪个公号上说,成年人的情绪崩溃只能靠换头像、相册封面和个性签名来缓解。果然,我把签名换成了,「人这一生只要专心做一件事就可以」。回归单身后,我一心扑在了工作上。

但真正的情绪崩溃,发生在公司隔壁部门新总监入职的那一天,我得知,他只有26岁。

我突然意识到,公司里有越来越多的同事管我叫哥,有的时候加班晚了会有同事过来「好心」提醒我早点回家休息,还会在开会时听到一些我无法反驳的话,比如「哥,我们年轻人现在不玩这个。」

我无法不去想,我的职位和收入还能不能再上一个台阶?部门总监26岁,等他30岁的时候,我是要做40岁的项目主管吗?我会被淘汰吧?我要是失业了还能做什么呢?我要去街边卖章鱼小丸子吗?我会做章鱼小丸子吗?

上一篇男同志如何找到长久的伴侣?想交友的看过来了!学习啦

下一篇时尚帅气的男明星王俊凯黑色小西装绅士风范写真图片

情感生活本月排行

情感生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