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男同性恋故事之16岁高中男生和GAY警擦的故事我们的爱是真实的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16编辑:来源:www.shuaigewo.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那年我16岁,高一,单纯得如同秋日的晴空,蔚蓝如洗。

二姐在我上学的小镇上开了一家比较大的饭店,为了照顾我,姐姐让我住到她的饭店里面,这样,每天看着客人们你来我往,就在那时候我认识了孟涛。夏日的一天中午,我做了一会儿作业还不到上学时间,就听到姐姐在楼下喊我。

“都高中了,还不自己洗衣服,如果上大学以后怎么办?”

在家我最小,什么事都是姐姐们帮我做,当然我就懒那么一点点。

“快自己锻炼一下吧。”姐姐絮叨着。

我把自己的脏衣服拿出来按在盆里,到楼下的院里水龙头上洗起来。不一会儿,听到屋里面出来一个人,在与姐姐说话。

“小兄弟自己洗衣服呢,蛮勤快的嘛。”

“你可别夸他,第一次。”

听到他与姐姐搭讪,我回头看了看,只见他高高的个子,方方的脸型,鼻梁高挺,眼睛炯炯,头发乌黑发亮,穿着一身警服,非常精神,英气十足。看来喝了几杯,脸红红的。看到我回头打量他,朝我笑了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笑容灿烂得如同正午的阳光。

“不自己洗谁给洗啊。”我回过头来嘟囔着。

他笑着走过来,看了看盆里的衣服,蹲了下来,伸手把盆里的衣服抓在手里。“你看看,洗衬衫有几个重点部位的,领子有黑道道,袖口也容易脏,还有腋下。”他一边说一边麻利地用手搓着。

“小伙子了,自己要注意点儿,在衣着上不能敷衍自己,要不小姑娘会不喜欢的。”

听到他在打趣我,我不禁笑了。

“你这么会洗,那你帮我洗吧。”我也是个给秆就爬的主儿。

“孟所长,你可别再帮我们惯他了,让他自己洗就行了,洗什么样就让他穿什么样。”姐姐在一旁笑着说。

“哦,你是所长啊,所长也会洗衣服吗?你没结婚吗?你老婆不替你洗吗?”

“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呢。”姐姐笑着数落我。

“呵呵,没关系的。小兄弟怪可爱的。是这样的,我当过七年兵啊,刚转业没几年。在军营里自己不洗谁给洗呢?不光会洗衣服,我还会缝补衣服呢。”他笑着说。

他麻利地一边给我搓洗着衣服,一边笑着跟我聊着天,听他说着话,我侧头打量着他,恰好他也抬头看我,他明亮的眼睛盛满了晶莹的笑意,坦然地迎对着我的目光,不知道怎么着一下子非常的慌乱。

自从那天过后,每次孟涛过来吃饭的时候,总大声问我在不在家,然后会到我的房间看看我,跟我说几句话。我非常喜欢这个英俊的大哥哥,学习不忙的时候,也经常跑到他的所里去打篮球,打着篮球的时候,不经意的回头朝他的办公室望去时,他必定是站在窗前抱着手臂朝我这边看着。有时候他看我朝他那边看,他举起手朝我挥一挥手示意我过去,打开一听饮料,递给我,让我喝。如果玩累了,我也会自己耍赖皮般地溜进他的办公室,如果没有别人在,我就坐在他对面跟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也必定会站起身,拧一把凉水毛巾,笑着送到我的面前。

慢慢地我对他了解得越来越多,知道了他只不过32岁,部队转业也不过三四年时间,现在已经被分派到镇上做派出所所长了,也算是年轻有为了。妻子在乡镇中学教书,朴实且贤惠,可爱的儿子也已经六岁了。

18岁,高中毕业,我考上了水城的一所大学,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眼看报到的时间越来越近,姐姐越来越着急。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单独离开家过,姐姐总是不放心,但她打理酒店非常忙,实在不能去送我。

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孟涛有意无意地说:“过几天有可能就不能过来吃饭了。”

“怎么了?”姐姐问。

“这不,过几天我就要到水城出差了。”

姐姐非常高兴地说:“孟所长,这可太巧了,能不能给你个小尾巴啊。把我弟捎上吧,麻烦你给照看一下,能麻烦你把他送到学校那就更好了,回来一定请你客。”

“这个任务好啊。这样我路上就有人说话解闷了。”

听到这里我也高兴的叫起来。

就这样,姐姐就把我托付给了孟涛,一路上,孟涛非常高兴,一个劲地帮我买这个拿那个,在车厢里挤来挤去地打热水,对我照顾得非常好,看着他带着笑忙来忙去的样子,我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每当想到这个念头,心就怦怦直跳,不敢再看他。

上一篇高中男生张羽和直男校草凌晨的故事用力地咬了凌晨的舌头

下一篇单身狗越来越成为异类之在大四男生回忆最爱的两个直男很刺激

情感生活本月排行

情感生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