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很快年满26的大龄青年同志在健身房浴室偷看帅哥洗澡的刺激经历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16编辑:来源:www.shuaigewo.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你好!可以认识你么?”

记不清目光第几次相对时,这句话几乎要脱口而出。

然而,事实上,我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他,不过,四目相对似乎倒是头一回。

第一次见到他,我的心脏跳动频率飞速加快,跑步机上的心率显示噌噌噌往上窜。

他就在旁侧的跑步机上奔跑着,胸前的一片已然湿透。身体的曲线在跳动中勾动起我无限的遐想,完美的臀部曲线让我差点儿从跑步机上摔了下来。脸部的轮廓跟某个人是出奇的想象,而眼睛却像是高中暗恋的小光的一般清澈和纯净。

如此这般,我撞见了他。

显而易见,他是青鸟的新来客,否则,我这样的火眼金睛不可能错过这样的类型。

昨晚,仔细算起来应该是第五次见到他了。大汗淋漓地从Spinning房里走出,走进器械区,正好看到他在练肱二头肌,我侧着身子擦着他的手背而过。

鄙人之后的表现则完全是一副花痴的模样。

也许还算是巧合。就在我做完最后一组器械时,他也走进了更衣室。

我的更衣间在里间,而他则在外间。想起方才如此失态地一直偷偷地打量着人家,我干脆恼怒地坐在排凳上,迟迟不肯换下湿透的T恤,估摸着他一定进了浴室后才慢慢起身。

他差不多可以肯定是个直人,而我如此徒劳无功地张望,结果必定是大失所望。

虽然平日里自己是个大大咧咧似乎什么都不在乎的家伙,但在喜欢的人面前永远是迈不动道儿的主儿,在那种情形下,智商抖降到最低水平,连拿个洗浴用品都丢三落四的了。

作为一个很快年满26的大龄青年,早已过了凄凄惨惨切切抒发心中哀愁郁闷的年龄,即使看到一个自己十分心仪的男人,眼里涌起的先是欣喜,而后是无尽的落寞。

“自己喜欢的大多都是直人男子”——这是我很早以前下的结论。作为一个男人,喜欢的对象却是同一个性别——男人,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谬论。记得不远的从前,有朋友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我说:“姜文那样的是其中一种。”然后,他们问起“假若两个人在一起,难道你能让他那样的人给你当性爱上零号? ”“是的。”我的回答斩钉截铁。

事实上,这样的男人几乎都是直人,即使有几个不是,他们喜欢的也会是温顺的小弟弟,而不是我这样强硬的男子。

这是一个相当悲凉的现实,也许(几率相当的大)我永远也找不到可以与自己以爱人身份在一起的男人,然而我却又是一个很难妥协的人,叫我去喜欢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简直比登天还难。

前几日,阳冬师兄在日记中满怀关切地希望我找一个人结束这孤独的单身生活,他的一番话让我感动之余却感到了更为汹涌的孤独。

没有人喜欢孤独寂寥的生活,但是有些人天生就该孤独。世界上孤独的人千千万万,我野婴就是其中一个。

昨日,就如此这般,我光着身子坐在长凳上,无比沮丧地陷入沉思。

通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思想斗争,我的脚步终于可以启动,走进了雾气腾腾的洗浴间。

没有办法,空间太小,刚一进去,我就在某个隔间里见到了他令我心动的身体。我一个激灵,急忙用毛巾遮挡前部,溜进了另外一个隔间。然而,最终我还是没能战胜自己,脚步开始不由自主地迈向了旋流浴的池中,因为似乎坐在那里,正好可以观察到他身体的大部分。

坐在池中,做一个发慌的色狼,色迷迷地盯着他,秋天的菠菜像一把把小李飞刀,嗖嗖嗖地飞向他,源源不断地飞向如此一个陌生人。如果谁没有见过花痴,在下就是一个现成的了。

飞刀尚未发射完毕,却见到阿虎(用他来描述太费劲,还用随便起个名儿。这个名字感觉一定很合适他)拎着塑料袋进了蒸汽浴室。俺急了,狼狈地尾随其后,坐在他身旁。他坐在靠门的边上,我则在里头。其实,我们两人之间隔了两个座位,但却是我们第一次如此赤裸相见,连呼吸似乎都清晰可闻。后来据证实其实是深后的蒸汽喷孔的声音。

雾气朦胧,望不见彼此的面容。如果这个世界也如此就好了,那么我们就可以通过拥抱来感觉对方的存在。

悄无声息地大概坐了七八分钟,稍微静下心来的我毅然决然地起身离开,像是告别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之后,我转战桑拿房,却看到三个胸肌下垂的硕大肥男,于是便发狠似的往那几块石头上浇了许多水,而后仓皇逃窜,用脚后跟狠狠地捅上了门,最后终于又回到了旋流浴的池中,坐在一个相貌奇特的男孩身边。男孩儿椭圆形的脸,上头有许许多多坑坑洼洼,鼻孔大大的,锅盖头,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张荷叶盖在一个西瓜上。

上一篇Gay和直男同学同居睡一床的故事

下一篇高中男生张羽和直男校草凌晨的故事用力地咬了凌晨的舌头

情感生活本月排行

情感生活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