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同志故事我和直男的故事之你把身体给我作生日礼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10编辑:来源:www.shuaigewo.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彼时他是个穿白衬衫的男子,让我很喜欢喜欢,喜欢直到表白。他对我的表白有些吃惊。
我记得那一晚。在闷热潮湿的夏天,我和他坐在KTV包房里,他一言不发,只是喝酒,不知道他有什么心事。我受不了他眼中痛彻心扉的忧郁,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喜欢,鼓起勇气对他说,我喜欢你。他骤不及防,措手无策。音乐很大声,但我们似乎都听不到了,我大脑一片空白,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看着他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想问,你比我还痛苦么?想麻醉自己?沉默很久,他终于开口对我说:我和你做最好的好兄弟,好朋友。行不?我说不行,做不成情人就做不成朋友。他压低声音问为什么。我没说什么,因为不需要答案,我也不晓得答案。

压抑住自己疯长的感情,在夏天拔节,我听得到。每天只要看见他就满足,但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的,在自己感觉快要分崩离析的时候,我选择离开他一段时间,回家休假。离开的那天他打来电话说要送我,我说已经没必要了。但他还是提前在车站等了我一个小时,只是当我达到车站,看见他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有些不能承受,但还是装得若无其事。他甚至开玩笑的对我说,来,抱抱,一路平安。我很想将他涌入怀中,但我没有反应,没有说一句话,匆匆的上车,以为就此就是一生。

那个闷热潮湿散发着压抑欲望的七月,把它打入记忆的冷宫,想让它永世不得超生。我以为这样很好。休假回来的第二天晚上,他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单位对面的公园坐着,他说他过来找我,让我等着他。他来了,站在黑黑的路口,远处的路灯照不出他脸上的表情,还有我的心情。他问我好不好,我说还好。递了根烟给他,寒暄了几句,一时竟然无话。仅仅一个月过去,时间改变了我们。我们不动声色的对望,或者急急的避开彼此的目光,如此简单。很显然,他注定不会是我要找的那个人。虽然曾经想过,如果能有那么一天,那就好好的和他在一起。此时我却明白,他终究不是那个人。

但是在今晚,我突然有种预感,他不会走,他注定会让我得到……记不清那夜走了多久,又说了些什么话。终于到了我住的地方,他脱了躺在床上。我很冷静,曾经想过,如果有天能和他一起睡,我一定会冲动得流鼻血,可是事实正在发生,我却没有。他躺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交谈。

和他躺在一起,一根烟夹在我的手指中,酝酿。他紧闭着眼,一言不发,灯光照着他的脸,我看着他的侧脸。长长的睫毛轻微的随着呼吸声颤动着。那张脸,曾经在梦里梦见,今天终于真切的在我身边。

时不可待。我说,我可以抱你吗?他说可以。我伸出一只手抱着他。他温顺的躺在我的胳臂上。恍惚若梦。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猛吻上他的嘴。他回应着我。我整个人都覆盖着他的身体。他的下身竟然已经勃起,我感觉到了,貌似比我还快?貌似他也在期待?我受到鼓励,开始湿吻,销魂。抚摸他的身体,他很壮。这时我才看见他有纹身。胸前有很大的一条龙,龙的眼睛还点了两个红点。在想,应该把龙的眼睛点在他的一只乳头上,那才是画龙点睛。他不抗拒我一切动作,我吻他胸前,他发出呻吟声。一个直男的敏感地带是在胸前,这很少见。我的手伸到他下身,一把握住。他的呼吸加重。

我躺下来。他却急不可耐的自己把内裤脱掉。大抵这就是直男和同志的区别,同志应该是忙着来脱我的裤子,然后才脱自己的。他爬在我身上,学我的样子,吻我胸前。感觉还不错。倒被他撩拨得无以复加。我又把他压在身下,拉开被子,看着他的下身,他的下身显然没有他的脸那么骄傲,这世界总是公平的。轻轻吻着他的下身。他嘴里啊了一声,我抬头问他,怎么了。他说真爽,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我说有人给你口过没?他说女人给他口过,但是都没这么爽。不理他,又吻住。他嘴里依然发出重重的呼吸声,紧紧的抓着我的背。

他的剪水双瞳看着我,似乎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我故意什么都不说。他试探着问,要不要我给你口。我说废话。他拉来被子把头盖住,还害羞么?低下头,一口含住,还是学我的样子。只是老是牙齿碰到肉,生痛。我说你轻点,别用牙齿碰到。他抬头笑笑,说他第一次给男人口。他又低头吻住。这次好多了。
终于我忍不住,让他躺着,69,和一个喜欢的人做这个姿势,最有感觉。他要我把灯关了,只要亮台灯就行。我照做。他的两个蛋都在我嘴里,他轻呼有点疼,我知道不止是疼,还很爽。他又学我,把我的蛋也含在嘴里,这次没有用牙齿碰到。孺子可教。

一夜翻云覆雨…几次翻云覆雨,几次欲望喷射过后,他在我身旁沉沉睡去。我抱了一会他,转身准备睡,却一直都睡不着。又复抱着他,这才睡着。

早上起来他说要回家,晚上再来找我。我以为这只是一句托词。晚上他却真来了。穿着黑T,还是沉默不语。只是看电视。我洗澡回来他已经把黑T脱掉光着上身,我的精虫一下子冲上大脑。

抱着他,他静静的躺在我怀里,接吻。然后我握住他的下身,已经很硬了。我低下头,把东西含进嘴里,他发出了低微的呻吟,动了一会,他说他要射了,让我停止了动作。随后,他主动仰卧在床上,抬起双腿,轻轻的对我说,你进来吧。我没有说什么,抬起武器直抵他的菊花深处,突然一用力,他啊的一声,我赶紧拔出来,问他是不是疼了,他说没有,示意我继续,我才知道,经历了昨晚的一切,他似乎从中得到了快感。

我们不断的变换姿势,汗水成了彼此身体的润滑剂,每一次用力,都发出啪啪的声音,他也一直在叫,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爆发的欲望,把生命的精华全部射进了他的体内……那一夜我们没有睡觉,完事就抱着,彼此不说话,有反应了就继续做,反反复复,一夜高潮……

早晨他在离开时说,我走了,明晚来看你。我没有睁开眼睛看看他。不晓得他心里怎么想。

门重重的关上。我胡思乱想了一阵,睡去。梦里和谁纠缠不清?不明了。他终究没有来看我,也没给我电话。某天我试着给了他条短信,石沉大海。是他现实?抑或是我?还是世界?他到底是怎样的心理承受我在他身上为非作歹?或者他只是打算把自己当作礼物送给我。只是这份礼物给彼此都带来了伤害。只能说对不起。只能这样…做了一场无边无际的春梦,对于我这样的年纪,已经不需要春梦来满足自己。可我还是不知羞耻的做了。梦里的那个人眉眼如画,短发,穿着的白衬衣,牛仔裤。不记得是他脱了我的衣服还是我脱了他的,也不记得更清楚的细节。只记得他的粗壮的武器,以及他的眼神。醒来时下身硬得不行,却没有遗精。

他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我和他的关系在我自己的眼里是暧昧不明,也许他把我当朋友,我却把友情当作了暧昧。当他打电话呼叫我去那个两个人经常去说话的地方时,我放下手上的工作,径直奔向。

上一篇儿童青少年同志讲述:七八岁被掰弯开始我的另类人生

下一篇与西藏183CM的兵哥哥的缘分,几个小时就足够了吗?

同志故事本月排行

同志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