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青少年同志讲述:七八岁被掰弯开始我的另类人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同志故事 发布时间:2020-01-10编辑:来源:www.shuaigewo.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也许真正掰弯了我心灵的是在我七、八岁那年。
要是有人那次在夜半陪我去胡同拐角昏暗的公共厕所屙屎,就不会有那团影子一直随着我,

两个大人进了来,也不解手也不走,就站那嘀嘀咕咕一阵,一个在拉扯,另一个瘦些的是不愿意的样子,目光都看着我,

其中那个好象是不愿意样子的瘦个子似乎嘟囔着:不行不行,有人。

我左右看看,心里还纳闷:就我一个人,坑儿都空着啊。拉扯的人对那人说了句,“一个小屁孩,懂什么。没事的。”

随后,两人就开始了。

我从那个晚上才惊奇的发现,敢情大人的JB能够变成那么大啊!简直是太震惊太神奇了,我看呆了,真有趣,他们相互的用手来回撸,我的心被敲的咚咚感得到震撼。

啊?!惊奇的我瞪大了眼睛盯住了看:原来两个男人间可以这么玩!在那拉扯的人含住那瘦个子JB瞬间,最初是吓了我一跳,以为是去咬瘦个子的JB了,后来看到不是的,而是那么样,......恶心的我直皱眉头,使劲地咽,有点干哕的感觉:妈呀,这多脏啊!怎么能够把尿尿的东西放嘴里象嗦棒棒糖一样舔啊!?

一准是被咬痛了,看那瘦个子扭曲了脸,佝偻着腰,抱住了那个的头,身子一屈一屈的喘着大气哼个不停,我也揪紧了心。

匆匆忙忙,俩人走了,那个拉扯的人临出去时直回头弯了腰看我,捅了捅瘦个子说:看,小家伙的也起来了。瘦个子回手搡了一下说:快走吧,看回头有人来。急忙离去。我反射性地低头看,我的真的已经直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我,过早地知道了......。

于是,那晚上的场景模模糊糊老罩着我,成了抹不去的记忆,就象是一团影子,伴着我的成长相随。

在中学的时候由于是男生班的特殊环境、刚走进社会有几年又几乎是在清一色的男性世界里生活,其实这也正是我感到性欲旺盛的高潮时期,对于这种渴望更是加剧。没有女人,也不喜欢女人。

中学,让我有了同学之间性的活动,也许别的同学只是青春小子们的懵懂猎奇,打逗玩笑式的看看摸摸或者恶做剧,我却是怀里揣着那团不为人知的影子。

后来就有了好伴(男生间的!没有办法)感情的纠葛加上性渲泄的的欲望,让我品到了自主性活动的激情释放和它的妙不可言。

最初我俩是没有多少交往的,也很少说过话,

一天放学的路上,他拦住了我问:“你为什么老看我?!”

“谁看你了?”我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是什么意图,是挑衅吗?我没有招惹他啊。

他扑哧笑了,“紧张什么?我就觉得你老在看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老是看我。”

是吗?奇怪,我没有感觉到。我只好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他坏坏地笑了。很是一幅狡黠的样子。然后,俩手捏住了我俩腮帮子:“你好可爱啊!”

“放开。”

我挣脱了。

“一起走吧。”他不容我分说,一把揽住了我就走。

从那次起我们才有了更多的接触。直到有一天放学,我俩推开顶盖爬上了教学楼楼顶,坐在被太阳晒得热乎乎的楼顶上,居高临下看着操场上密匝的踢着球的同学;周边连成一片的平房屋顶。

他没有象往日那样滔滔议论,沉默中他问我:“你想吗?”

对这没头没脑的问话我莫名其妙:“想什么?”

他说“我想看看。”

“看什么啊?”我问。

他没有回答,把手搭到了我的裤裆之间。反射性地我迅速抓住他手,挪了开。对他这突兀的举动,我木呆了。依然是沉默着,时间好象在凝聚,良久,他说“看看可以吗?”说完,不等我再置可否,就开始动手解,我闭上了眼睛......

有了第一次,就扯去了遮羞布,就有了胆子。有那么几次吧,藏进校园礼堂后面那个堆放杂物的小屋子,不知道他是怎么发现找到的,总能够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奇,最不担心被别人发现可以放心做的一次,是他在星期天以共同温习功课为名,引领我巧妙避过校卫,进入空旷的教学楼,到了二层,径直到了一间教室,他拿手把门锁头那么一拉,锁就开了。温习功课还是有的,但是温习了一阵子就不是他了,就自然发生了。

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同性恋。就只认为是玩玩,发泄一下难受,享受一下独特的乐趣,就是觉得那种刹那前的感觉要比自己给自己来的神。我不知道他,其实心里面很想尝试一下吃和被吃的感觉,但是还是羞,怕他说我太浪,就没有。一直就是相互的用手做做而已。

我不知道和我做过的同学他现在是不是和我一样在同志的圈圈里徘徊。

中学,我做了疝气手术。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因为还是属于无知,等到有了知识懂得了一些,回想起前后的一些经过,就觉得也许有点问题。

一天下午课少,放学后我自己去附近一家小诊所看医生,给我做检查的那个大夫,男的,四十开外的年纪吧。他在诊视期间起码应该说是超出了该做的范围。比起后来的医院无论是门诊还是住院手术其他大夫的检查,他检查的格外“细”且多,这摸那捏的。检查阴茎的时候,由于反复的后退包皮,我有了不完全的勃起。检查完写病历的时候他问了我是和谁来的,他又重新让我解开了裤,说我有些轻微的包茎,他说教我帮助矫正包皮可以不手术割包皮,在他手中我的阴茎来回刺激真正发生了勃起,在大夫面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不好意思了,可又抵挡不了内心的接受,他也说没关系这很正常。.....少年的我十分敏感,没多少就射了。现在有时候回想起那时候这个事情,有恨,如果在别人身上,肯定就不会发生。但是我就这么奇怪和不争气,恨之余又掺杂了似乎有一种美好的享受在其中。

中学,我的那个时期对同的事情社会还不是很宽松的,有的时候甚至是很严厉的,在和同学发生了以后,我看到过判处男人乱搞的“流氓”以及“鸡奸犯”的布告,说实在的是吓的我够呛,我有时候真的是在恐惧中活着,尽管我那时候的活动仅仅限于手,还没敢放肆到其他部位,主要是怕脏更怕被咬伤了,可笑吧,还小嘛。但是我明白,一旦我的事情被亮开了,我是死定了。但是就是这样,依然没有管住约束住自己,有的时候好象自己就不是自己了。还干出了学校!有一次在电影院,和一个并不相识的同龄学生发生了,两个同病相连的少年火花碰到了一起。他这么快就射在裤子里了,幸亏是在最后一排,观众也不多。还有一次是不十分陌生的成人,他纠缠了我好久,说我是什么“天生的让人喜欢”。其实我很怕,但是即不敢惹他又不想惹他,很复杂的一种心情。最后他问我舒服吗?我哭了,抖的厉害,因为悔恨。

在那男性世界的几年里,很难避开同性的情感冲击和性的诱惑,甚至直截了当的袭来。

上一篇同志爱情故事 情陷蓉城之遇到真正喜欢的男生就想睡了他

下一篇社会同志故事我和直男的故事之你把身体给我作生日礼物

同志故事本月排行

同志故事精选

同志故事推荐